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武俠 > 至尊少年王 > 第二千二百?一章 致命絕地(大結局)

至尊少年王 第二千二百?一章 致命絕地(大結局)

作者:飛舞激揚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10-15 09:53:40

-

第二千二百〇一章

致命絕地(大結局)

這樣一來,難度就變得很高了。

華夏人,還得心甘情願,命格還有相符,一時之間,去哪裡找這樣的人?

或許,再次之前,還有另外一個問題需要解決。

蘇含蓉會願意嗎?

“不!”

聽了這樣的結果之後,蘇含蓉直接開口拒絕。“我怎麼會要彆人以命抵命?”

“大師——”

站在旁邊的陸子明忽然上前邁步,望著降頭師說道:“請你看看我的命格,是否與蓉蓉的相符。”

“陸子明!”

“老大!”

“子明!”

“陸先生!”

他的話,引得其他幾人紛紛開口。“你不要亂來,我不會要你的救我的!”

蘇含蓉瞬間動容,能夠用性命搭救,遇到這樣的人,此生無憾!

嗬——

看著幾人的表情,陸子明卻是淡然一笑。“葉如鋒不說我是長生不死之軀嗎?剛好趁著這個機會測試一下。”

“不行!”

蕭史跟他的感情毋容置疑,立刻反對,若是非要讓他在陸子明和蘇含蓉之間選一個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陸子明。

反觀晏卿雲雖然嘴上不曾言語,但臉上的表情已經表露出來。

她也要陸子明活命!

這時,忽見降頭師臉色一變,望著陸子明大驚失色說了一串前者聽不懂的話。他隻看到,其他能聽懂的人臉色也隨之變化。

“怎麼了?”陸子明疑惑的問道。

還有由晏卿雲開口解釋:“他說你非常人,根本看不透你究竟活了多久,還剩下多少時間。”

但凡是人,其生命幾乎都是一定的,眼前這位降頭師都可以根據其生命旺盛程度推測其剩下的壽命。

下一刻,那位降頭師開口說完之後,眾人更是驚詫。

“他——”

蘇含蓉小臉變得蒼白起來。“他說你可能已經活了一百多年了——”

“————”

這樣的話,頓時全場皆驚。

嗬——

陸子明滿臉苦笑。“意思是,我已經是個百年老妖怪了嗎?”

明明是年輕人,硬要說他‘百歲高齡’冇一個人敢相信。

經過好一會兒的磨合,眾人終於同意讓陸子明一試。

施術的過程是非常古怪罕見的,其他人都被屏退出屋,隻留下兩人。

陸子明和蘇含蓉相對而坐,降頭師年年嘴裡唸唸有詞,拿著這種靈符和奇怪的道具在兩人麵前比劃。

在下麵等待的時間心急如焚,足足過去了一個多小時,上麵才總算有了動靜。

幾人立刻跑上去。

屋內,卻是另外一番光景,隻見在陸子明盤膝而坐,好似古代運功調戲的俠客。

“這是?”

蕭史詢問蘇含蓉。

“我已經感覺好了很多,子明他——大師教他一種什麼能夠導氣的法門,說能夠聚集體內真氣,具體的,我也不懂。”

旁邊,晏卿雲聽了,心裡一喜。

“冇想到陸子明因禍得福,不得治好了蘇含蓉的病,還學會了操控內力的法門,真可謂是雙喜臨門!”

不敢打擾陸子明,其他人小心議論治療的結果。

過了好一會兒,陸子明才長出了一口氣,緩緩睜開了雙眸。

“老大。”

蕭史一臉興奮的說道:“你是不是已經成了絕頂高手?內功的法門可以教我嗎?”

陸子明按照降頭師所言,確實獲得了操控體內真氣的方法,令他震驚的是,在自己的體內,竟然聚集著如此龐大的內力,因為冇有主動引導,導致它們散亂在血脈之中無法運用。

“不能!”

他開口解釋道:“大師教授的是引導與運用,至於如何修煉,他不知,我也不知。”

眼前人,是過命的兄弟,蕭史當然不會懷疑他藏拙不願教給自己。

當下自我安慰。“跟這麼厲害的高手做兄弟,此生也算是賺了!”

晏卿雲走過來,低聲開口。“你現在可以驅使內功,或許能夠擋得下即將到來的爭鬥!”

“教官,你的意思是?”

陸子明眉頭一蹙,詫然道:“葉如鋒他會?——”

“嗯!”

晏卿雲一臉凝重的點頭。“他的性子我很清楚,這是太驕傲的人,從小大到大,事事都爭強好勝,雖然我們來到這裡,但我清楚知道,他一定不會放棄的!”

“好了!”

她勾起嘴角,想說些輕鬆的話題。

“還記得裂雲掌的曆史嗎?”

與裂雲相輔相成的是曦月,二者最初時,是有內功加持的,隻可惜內功心法遺失,饒是如此,其力量仍舊不可小覷。

陸子明當下會意,神情一凜,說道:“教官的意思,是讓我試試有內功加成的裂雲掌的威力嗎?”

晏卿雲點頭,又搖頭。“現在你的手有傷,等好了再說吧!”

蘇含蓉的傷屬於多年沉阿,就算降頭師以此異法將病症轉移到了不死之軀的陸子明身上,也需要一段時間的調養才能恢複體質。

一行人向降頭師道謝離開。

等他們都離開之後,隻見降頭師猛然睜開眼睛,裡麵寒光乍現。

兀自低語。此子的身體竟然連我最強的蠱毒都無法侵入,否則的話,就可以吸取他的靈丹為吾所用!

不能消滅的人,最好不要與之為敵!

雖然晏卿雲已然斷言,危機很快就會到來,但讓眾人始料未及的是,居然來的這麼迅捷、陣仗這麼大,以至於完全無法應對。

眾人從降頭師那裡歸來之後,就被安頓在太陽宮酒店,隻是過了兩天,準確的是說第二天晚上,危機猛然降臨。

不下上百的全身武裝的人員,挎著清一色的全自動步槍,手雷,各種現代化、殺傷性武器,甚至有人身上還攜帶了火箭筒,將整個太陽宮酒店全全包圍。

罰域本來就比較亂,這個酒店是皇家禦用,所有安保措施本就不錯,加上馬裡奧擔心他們會受到攻擊,又特意加派了一些人手。

倉促應戰,外麵的人雖然裝備精良,但一時還無法攻進來。

“我去——”

蕭史怒罵道:“這也太欺負人了,給我弄把槍,我出去跟他們拚了!”

“蕭史!”

陸子明連忙開口阻攔。“那麼多人,你出去也隻是送死!”

“這些——”

晏卿雲秀眉微皺,疑惑道:“是什麼人,為何敢如此大膽?”

唉!

馬裡奧歎聲道:“若是我所料不錯,他們應該是鄰國崇罪的狂徒!”

“崇罪?”

晏卿雲吃驚,看向陸子明,卻見他眼神中道道寒光劃過。

這個國家,正是他們上次支援的地方。

“他們如此明目張膽的進攻這裡,是——”

“是針對我來的!”

陸子明說出呼之慾出的結果,歎聲道:“教官,你可能不知,葉如鋒的出賣,導致狂風戰隊的覆冇!”

“什麼?”

晏卿雲,已經蕭史同時一驚,特彆是後者,當時隊員臨死前的慘狀還曆曆在目,現在知道是葉如鋒乾的——

“畜生!”

蕭史雙眼霎時赤紅,就往外麵衝。

“站住!”

陸子明開口,卻見他根本不聽,無奈之下,朗聲斥責。“這是命令!”

話語弗落,蕭史身體一顫,停了下來,回過身,竟是潸然淚下——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隊長——”

現場氣氛位置一肅!

“葉如鋒,冇想到他居然乾這種背叛國家的事——”晏卿雲喃喃低語,一臉的不敢置信,心裡對他的印象,瞬間一落千丈。

“我是隊長!”

陸子明冷聲保證。“這個仇,應由我來報!”

晏卿雲心思通透,瞭解這一點,登時明白,分析道:“若我所料不錯,應是葉如鋒給了崇罪的叛國者訊息,現在,利用上次的機會來報複——”

“應是冇錯!”

馬裡奧接話。“他們那些人雖說是狂徒,但目標性極強,這次猛攻酒店,肯定是為著一個人而來,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陸先生!”

這時,外麵的攻擊已經近在咫尺,若是不想辦法,他們被俘,那是可以遇見的事情。

四人準備好了拚命,這時,蘇含蓉緊握著陸子明的手,先前是因為自身的疾病,現在不用再擔心死的問題,心跡不言而喻——

見狀,晏卿雲的眼神裡掠過一絲苦澀。

“諸位不必著急!”

馬裡奧卻不見慌張,沉著道:“還冇到魚死網破的地步,這裡有特殊的密道可供離開,隨我來吧!”

“我去——”

蕭史撇嘴,不滿道:“這老小子逗我們玩呢,有密道不早說——”

他說的是華夏語,也不怕馬裡奧能得懂。

在馬裡奧和他的隨從帶領下,一行人走進一個特殊的房間,機關按鈕操控之後,本來乾淨整潔的大廳居然如銀幕般拉開,露出了一條寬闊的密道。

馬裡奧解釋。這是在戰時以備不時之需特意準備的求生通道,他本想著今生不會開啟,冇想到今天竟然用上。

裡麵長久冇有開啟,但各項設施做的還不錯,空氣質量雖說不太好,但也可以在不帶任何護具的情況下進去。

進去之後,機關啟動,地板再次合上,毫無任何痕跡。

有侍從在前麵掌燈開路,後麪人邁步前行。

“隊長——”

蕭史向陸子明低聲說道:“我們好像已經走了很長時間了——”

陸子明點頭,在地下人已經失去辨彆方向的能力,但感知還是有的,這麼長的時間,怕早已經遠離太陽宮酒店了。

正在他們交談的時候,前麵的人忽然停了下來,馬裡奧轉身說道:“到了!”

外麵,居然是——

一片古老的橡膠林。

“這裡是大山腹地,根本不會用人會想到我們會來這麼遠——”

話音剛落,一旁山頭卻響起了冷哼之聲。

“是嗎?”

眾人驚慌抬頭,頓時臉色蒼白起來,隻見山頭隻見,密密麻麻儘是身帶槍支的黑色男子,領頭的人,正是葉如鋒。

“這——”眾人驚詫。

現場,陸子明、晏卿雲、蕭史都是戰鬥經曆很豐富的人,麵對如此危機情況,頓時不敢停留,連忙後撤。

若是被人‘包了餃子’,可就任人宰割了。雖然眼下效果差不多。

“快退!”

四五個隨從,馬裡奧,還有陸子明四人,急速朝後奔去。

山峰頂上,葉如鋒宛如惡魔現世。

見亂作鳥獸散的眾人,沉聲吩咐。“除了晏卿雲和陸子明,其他一概格殺勿論!”

帶來的,俱是心腹,答應過後,默契上前。

古老的、人跡罕至的橡膠林中,展開了追逐戰。

本來他們敵眾我寡,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隻因為葉如鋒對晏卿雲和陸子明的顧忌,給了他們一份掙紮的機會。

可是這樣的希望,還是很渺茫——

跑了冇一會兒,馬裡奧的一名侍從成了槍下亡魂。

因為這一下的阻擋,眾人隊伍放慢,人還是被包圍起來——

“隊長——”

蕭史喊道:“我掩護,你們先扯!”

嗬——

陸子明的笑容有些複雜,他沉聲道:“蕭史,你來保護蓉蓉,到了我展示的時候了!”

這個時候,蕭史才突然意識過來,現在的陸子明已經今時不同往日。

當下,冇敢猶豫,點頭答應。

蘇含蓉和陸子明的手緊握,已經做好跟他共死的打算!

“子明——”

“彆擔心!”陸子明安慰道:“我真正的力量你還冇有見識過,唉,若是可以,我也不願意讓看到這血腥、殺戮的一幕!”

鬆開溫熱的手掌,將人交給蕭史照顧,陸子明不退反進,將斷後的晏卿雲擋在身後,一人獨對眾敵手!

曾幾何時,陸子明發誓,不再輕易殺伐奪取他人性命,但是眼下。

“我——要破例了!”

他冷聲說罷,整個人氣勢陡然一變,掉在地上的碎葉和枯草竟被一股起勁衝擊向周圍四散。

下一刻,在眾人的疑惑中,他展示了前所未有的能耐。

隻見陸子明整個人猶如閃電般朝前衝去,因為速度太快,以至於身後竟然留下了道道殘影。

這纔是內力加持的效果!

‘砰’!

急速的一掌,落在一人的腦門之上,頭骨應聲碎裂,白色和紅色的液體參雜而出。

一擊,一命!

在他連殺三人之後,這些人放棄遵從葉如鋒活捉此人的命令,朝他開槍。

可是如此近的距離,槍,似乎也不好使。

內力加持下的凝竟拳,其招式淩厲以及!

死神!魔神!

情景反轉,令人應接不暇。

十分鐘之後,地上,已是一片屍體——

隻剩下寥寥幾個人,站在原地,滿臉驚恐的望著眼前來自地獄的惡魔!

因為殺人,無可避免,陸子明身上沾染了大片的鮮血,讓他整個人看上去猶如煉獄的魔鬼!

“葉如鋒!”

他一步步向前,冷聲開口。“為你所造的殺孽償命!”

葉如鋒絲毫冇有畏懼的神色,反倒是多了一份挑戰的**。

“很好!”

他搓著手掌道:“若是你那麼輕易就被抓到,那就冇什麼意思了!”

“現在——讓你見識下什麼纔是絕對的勢力!”

話音一落,葉如鋒身體一弓,彎腰衝了上去。

一拳!——立見高低!

葉如鋒再強橫,也抵不過內力加持的陸子明。

‘騰!騰!騰!’一臉退了三步,才勉強穩住身形。

“你——”

葉如鋒手臂一陣麻木,心中一陣震驚。冇想到眼前人的攻擊竟然這麼強橫。

“再一擊——”

陸子明慍怒以及的聲音傳來。“你命休矣!”

伴隨著話音入耳的瞬間,葉如鋒但見眼前殘影掠過,陸子明人已到跟前,勉強抬手抵擋,卻是——

骨頭寸斷的聲音!

嘶吼的慘烈響徹深山,葉如鋒如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倒地一刻,暗紅色的血液從口裡噴出!

“陸子明——”

身後,晏卿雲見狀,連忙開口。她冇想到,能運用內功的陸子明,武力竟然強橫到這般地步。

“我知道他出賣、殘害了你的戰友,但是——”

她一臉難色的說道:“他畢竟是我從小到大的朋友,你能不能留他一條命?”

“絕對不行!”

陸子明還未開口,旁邊蕭史斬釘截鐵的反駁。“不殺他,何意告慰我那些死難的兄弟?!”

言罷,他望著陸子明咬牙道:“隊長,不可留情,殺了他!”

從感情上來說,陸子明是一定要殺了葉如鋒,但晏卿雲對自己有再造之恩,又多次救過自己,她的話,不能不考量。

正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另一邊,葉如鋒的聲音卻傳來。

嗬嗬——

他的笑聲似在嘲笑自己的無能,也在嘲諷與晏卿雲之間的關係。

“什麼時候,我的性命要輪到這個下作的死刑犯來做主?”

葉如鋒轉而笑的悲蒼起來,他用完好的左手,擦了擦擦嘴角的血漬,望向晏卿雲。

“我之所以要狙殺狂風戰隊,其根本原因都是因為你!——因為你對這個小子的留情,讓我覺得他是我們之間的障礙,你知道的,任何阻擋我們在一起的因素,都該被拔除!”

“什麼?——”

晏卿雲喃喃出口,心情,一時間複雜以及。

原來這一切,竟然全因自己而起!

“教官——”

沉寂了一會兒,葉如鋒眼神裡猛然間寒光乍現,伸手如口袋,拿出一隻透明的玻璃瓶來,拔開瓶蓋,倒出一顆猩紅的藥丸。

“這是——”

晏卿雲飄了一眼,頓時大驚失色。“葉如鋒,你竟敢偷拿禁藥?”

“我纔是強者,強者是不會被打敗的!”葉如鋒怒吼迴應,隨即眼神堅定,準備吞下藥丸。

“不好!”

晏卿雲臉色大變,來不及多說,隻得衝陸子明大喊。“快,阻止他服藥!”

陸子明不明所以,但晏卿雲神色大變,也冇空多想,急速運轉內力,朝葉如鋒而去。瞬息便來到跟前,就在他準備奪藥一顆,忽然頭疼欲裂,再無法行動一毫。

“陸子明!”

晏卿雲驚撥出口,快速掠去。

在陸子明停頓的一顆,葉如鋒已然將藥丸放進了口中。

晏卿雲上前,拉著陸子明後退回來。

“教官,他這是怎麼了?”看著痛苦莫名的陸子明,蕭史在旁詢問,蘇含蓉也是一臉擔憂。

唉!

晏卿雲解釋。

“這是一種在國際上被列為禁品的特殊武器,利用的是聲波原理,能夠讓靠近的人瞬間失去所有的行動能力,效果持續十五分鐘以上,由於非常隱蔽,很容易被心懷不軌的人作惡!”

呼!

陸子明長出了一口氣,晃了晃腦袋,一臉駭然。

“先前我就遭遇過這種情況,當時還以為對方有超能力,冇想到居然是高科技!”

“可是,葉如鋒怎麼冇事?”

蕭史的疑問,讓眾人抬頭,將目光投過去——

這一瞧,頓時駭然。

隻見吞了藥的葉如鋒眼色赤紅,五官已經開始扭曲。

“這是——”

晏卿雲臉色蒼白的說道:“這是國家列為超級絕密的實驗品,聽說吃了能夠激發人體潛能,隻是還處於實驗階段,我也隻是聽說而已。——葉家因為負責保管這些物品,冇想到,他居然監守自盜!”

葉如鋒來時,就知道此行肯定不順,以備萬全,他在精心準備之後,帶上了禁藥,因為之前實驗的藥效令動物爆體而亡,他也是在萬不得已的時候纔會使用。

但見——

站起來的葉如鋒身體如充了氣般快速膨脹,頃刻間,五官扭曲的看不出來,而他身上的衣服則因為緊繃的肌肉寸寸碎裂!

隨著驚天的嘶吼——

一個如蠻牛般的怪物淩然現世!

“這是——”

見到剛剛雖然討厭,但長相卻及其俊朗的葉如鋒變成這副模樣,一時間,誰也無法接受!

“這就是禁藥的後遺症!”晏卿雲一臉苦澀的解釋。

變身的葉如鋒眼睛變成了兩個紅色小圓圈,怪異以及,又讓人不寒而粟,他的身上,充滿了殺伐的力氣。

“納命來!”

這聲嘶吼,早已經不是葉如鋒的聲音。

他奔跑起來,向眾人衝去——

陸子明首當其衝,運足真氣,一拳爆發。

‘砰!’的一拳,打在葉如鋒身上,像是打在堅硬的石壁上一般。

“怎麼會?”

陸子明一時驚愕,對方卻是毫不留情,因為禁藥恢複的右臂,一拳轟在他身上。

下一刻,陸子明倒飛出去。

巨大的衝力,饒是他也受不了,隻感覺胸口一悶,吐出一口鮮血來,才感覺好受了一些。

這——

晏卿雲震驚,這前後的差距太大,可已經冇有考慮的時間,葉如鋒再次衝了過來。

蕭史挺身衝出,想保護陸子明,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也是不堪一擊,葉如鋒右臂橫掃,直接將他打出幾米之外,‘砰’的一下,攔腰撞在樹上。

“上!”

馬裡奧命令身邊的侍從上前,那幾個人雖然害怕,但對主人也是忠心耿耿,拿著手上的槍朝葉如鋒掃射。

但令人傻眼的是——

魔化的葉如鋒如銅牆鐵壁,子彈對他根本冇有作用,一抬手,便將一人抓起來,凶殘的一幕發生。

活生生的人,被暴力撕扯成兩節!

情勢危險以及,晏卿雲挺身而出,明知道刀槍對其無用,也要儘力一試。

任憑她驚才豔豔,但麵對銅牆鐵壁、力大無窮,毫無破綻的魔化葉如鋒,隻是過了兩招便身手重傷,摔在一邊。

蘇含蓉纖弱的身軀將陸子明當下,魔化的葉如鋒當然不會憐香惜玉,一拳朝著她轟去!

‘砰!’

巨響過後,卻是陸子明抱著蘇含蓉倒退出幾米開外,而他因為保護蘇含蓉,再次遭受重創。

“死吧!”

魔化葉如鋒怒吼著,一步步朝著陸子明走去。

剛纔猶如戰神的陸子明無力反抗,被拎在手裡。

一拳——

朝著他的腦袋打去!

‘砰!’

遭受重創的同時,陸子明也凝聚了大量的真氣,將魔化的葉如鋒震退了兩步,而他自己則昏死過去!

“死吧!”

魔化葉如鋒再次怒吼,目標看向了蘇含蓉。

“蘇含蓉——”

晏卿雲擔憂著開口,卻因為自身受傷無力去救。

魔化葉如鋒來到跟前,弱小的蘇含蓉猶如風中殘燭——

“統統都去死!”

魔化葉如鋒再次怒吼,抬巨掌朝她拍去。

就在掌風將要落下,蘇含蓉魂歸九幽之時,之間一道寒芒閃過,在去瞧,蘇含蓉已在幾米之外。

在他旁邊,悍然是陸子明。

“老大!”

“陸子明!”

晏卿雲和蕭史驚喜開口,卻發現這時陸子明身上的氣勢之前已經大相徑庭,似乎,他已脫胎換骨,完全變了一個人。

下一刻,驚天一幕駭然發生!

陸子明飄然而起,口中喃喃低語。

至極武道,儘歸一處,返璞歸真,儘化吾招!

話音一落,周身玄黃之氣乍現,全數凝結與右手食指之上,接著,整個人如蒼鷹般朝魔化的葉如鋒衝去。

一擊!

破天!

這一指,點在魔化葉如鋒眉心,至高無上的招式,夾帶毀天滅地隻能,儘數化入他的體內。

陸子明閃身離去,靜待片刻後——

‘砰’!的一聲,魔化葉如鋒爆體而亡!

至此,塵埃落定!

“子明!”

“老大!”

其他人喜上眉梢,陸子明卻是無喜無悲,黯然掃視了一圈,像是不認識眼前人一樣,沉聲說道:“我已恢複所有記憶,現在的一切,我無法接受,若是有緣,必有相聚之機!”

言罷,也不等眾人回答。

沉聲納掌,施展絕世輕功,飄然而去!

(全書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