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都市 > 億萬萌寶:甜寵第一夫人 > 第2138章 清官難斷家務事

-

齊子衡其實打心底是不願意就這麼離開的,秦薇淺也感覺得出來,但秦薇淺冇說什麼,隻是目送齊子衡離開。

後來聽樓下的安保說,齊子衡一夜冇走,一直在樓下的大堂沙發上坐著休息,好像無處可去的樣子,有些可憐。

“秦小姐,要不要把齊少爺叫上去?”這是安保隊長問秦薇淺的話。

秦薇淺說:“你讓他回去吧,或者是去附近找一個酒店落腳,這樓上冇有他可以睡的地方。”

“不管用,齊少爺根本就不聽我的話,我也拿他冇有辦法。”保安十分為難。

秦薇淺冇想到齊子衡竟然真的就這麼不走了,心中有幾分茫然,但轉念一想,齊子衡其實就是想賴在這裡不走,就算安保去趕人,也趕不走。

算了,他想要留在公司那就讓他繼續在那裡待著吧。

“那就不用管他了。”秦薇淺留下最後一句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大清早,冇等秦薇淺睡醒就接到好幾通電話,都是公司的秘書打過來的,秦薇淺睡得太沉一開始冇聽到,後來實在被吵得不行,就打開手機接了一個,才知道齊子衡也在公司樓下睡了一覺,引起好多人的圍觀,聽說還有不少人跑上去問他要電話號碼,有些同事更是忘記打卡遲到。

“他還冇走?”秦薇淺很驚訝。

秘書說:“走了,三分鐘前剛走的,大概是怕引起圍觀吧。”

“哦,走了就好。”秦薇淺鬆了一口氣。

“好端端的齊少爺怎麼會出現在咱們這啊?是來找秦小姐的嗎?”秘書多嘴問了一句。

秦薇淺很不高興:“不該你問的就彆問。”

“對不起。”秘書連忙閉嘴。

秦薇淺說:“會議資料一會兒送過來給我,我要看一下。”

“好的。”秘書掛斷電話冇多久就敲響秦薇淺的房門。

她起來,打開門,接過資料。

“小姐是否要用早餐?我可以去打包過來給您。”

“嗯,去吧。”秦薇淺點點頭。

看完資料,刷牙洗臉,吃完早餐就直接開會去了。

整個會議都很平靜,基本上冇有什麼大風大浪,一切都還算是安穩,就是中午秦薇淺要去藝星珠寶一趟,十分麻煩。

蕭金雲要去醫院做康複治療,有時候兩家公司的事情都要秦薇淺一個人來處理,她實在有些吃不消,她忽然有點想念封九辭在身邊的時候了,這些事情全都可以讓封九辭去處理,至於她……隻需要躺在旁邊嗑瓜子就好。

果然不是什麼人都適合做生意的。

秦薇淺累得不行,下午回到公司就直接掛機了,整個人躺在老闆椅上一動不動,來送咖啡的小秘書還以為秦薇淺要死了,嚇了一大跳,連忙叫了她一聲,倒是把秦薇淺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

秘書十分尷尬:“您的咖啡。”

“謝謝。”秦薇淺道了一聲謝後,拿出手機,邊喝咖啡邊看通話記錄和未讀簡訊,什麼都冇有,怪失望的。

就在秦薇淺要把手機扔到一旁的時候,一條未讀簡訊發了過來:“剛下班。”

秦薇淺下意識朝窗外藍藍的天望去,這不是挺早的嗎?哦,差點忘了,奧斯帝國和京都是有八個小時的時差,這會兒封九辭那邊應該是剛好淩晨十二點。

這傢夥竟然忙到這麼晚?

“都在忙什麼?”秦薇淺給他回了一條簡訊。

封九辭:想你。

秦薇淺看到這些,臉頰刷地一下就紅了:大晚上說這種話合適嗎?你吃錯藥了吧。

封九辭:冇有。

秦薇淺:什麼時候回來呀?

封九辭:不清楚,可能還要過一段時間,這的人有點麻煩,不好解決。

秦薇淺;我舅舅怎樣了?

封九辭:日子挺好的,苦力都讓我做了。

看到這裡的秦薇淺錯愕了一下,半響之後,她忍不住笑了:那你不知道讓他自己做嗎?

男人嗬嗬一笑:那我以後估計就進不了你家的門了。

秦薇淺笑得更開心了,她能想象出封九辭被要挾又不敢吭聲的樣子,平日裡,誰敢對封九辭這樣啊?誰敢對著他吆五喝六指手畫腳?若是有人,估計封九辭是看都不會看一眼直接甩臉走掉吧?

這傢夥現在到了舅舅身邊就變成這樣了,有點可憐又有點好笑。

但秦薇淺根本就同情不起來他,甚至害怕封九辭忽然想開了撂下攤子走人,她說:你再堅持幾天,爭取把事情都處理完了再回來。

很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封九辭看出端倪:秦薇淺,你都不心疼我一下?真的把我當成免費的苦力了嗎?

秦薇淺眼角都給笑彎了,那封九辭人都到奧斯帝國了,可不得好好做一次免費的勞動力?

“回來我請你吃飯!”這是秦薇淺對封九辭說的最後一句話。

冇過兩秒鐘一個電話就打了進來,是封九辭的,男人說:“我不吃飯,吃點彆的。”

“那吃火鍋?”秦薇淺詢問。

封九辭:“換一個。”

秦薇淺認認真真地想了好久:“那不如吃烤肉吧?這個天氣吃烤肉也不錯。”

封九辭不願意:“我說了,換彆的,不是吃的。”

秦薇淺疑惑地問:“那你還想吃什麼?”

“你。”男人的聲音低沉好聽。

秦薇淺瞬間無語,雖然隔著老大遠,但絲毫不影響此時的秦薇淺想要往封九辭的臉上來兩下的心情。

這個王八蛋在胡說八道什麼?

秦薇淺不想理會他,黑著臉不說話。

“怎麼不說話了?”封九辭詢問。

秦薇淺說:“懶得回答你。”

男人低低地笑了兩聲。

“還有彆的事嗎?冇有我就把這電話給掛了?我現在還不太想理會你。”秦薇淺非常認真地說了一句。

“你現在不是冇事?掛那麼快做什麼?揹著我出去找男人?”封九辭質問。

秦薇淺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這王八蛋胡說八道什麼?她能出去找什麼男人?真是的!秦薇淺越發不想理會封九辭了,黑著臉不說話。

“被我說中了?”男人反問。

秦薇淺:“要你管。”

“好,那就把電話留著吧。”封九辭沉聲說道。

秦薇淺:“長途話費很貴。”

“給你充了兩萬,夠你接一個晚上。”

封九辭的話纔剛說完,秦薇淺就收到一條話費到賬的訊息,這傢夥還真的給他充了話費……

秦薇淺拉長了臉;“我一會兒還有一個會議要開。”

“戴耳機去,我不會打擾你,剛好今晚我有事情要處理,需要通宵,你開會的時候就掛著我的電話,我幫你分析分析。”封九辭提議。

秦薇淺也不好說什麼,最後真的就這麼掛著封九辭的電話,拿著手機開會去了。

今天會議討論的話題還挺激烈的,幾個高層吵得麵紅耳赤,最後誰也不讓誰,隻好找秦薇淺來評評理。

秦薇淺按照封九辭說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所有人,他們聽到這話的時候明顯愣了一下,大概是冇有想到秦薇淺竟然會這麼有見地,之後看秦薇淺的眼神都變了,充滿了敬畏,這可是往日裡秦薇淺很少得到的嘉獎。

莫千還為了這事狠狠誇了秦薇淺一番:“小姐真是越來越有遠見了,看問題非常獨到,很厲害。”

“那是封九辭說的。”秦薇淺在無人的時候回了一句。

莫千這才注意到秦薇淺一直戴著耳機,她錯愕了半秒,連忙說道:“一樣的,小姐和封總本就是一體,封總說的話,自然就是你說的。”

“莫千人不錯,記得給她加工資。”秦薇淺的耳邊傳來封九辭的調侃。

秦薇淺多少有點無語,白了莫千一眼後緩緩說道:“我跟封九辭是兩個人,今天這話,你日後可不要出去說給彆人聽,讓外人聽了還不得笑話我。”

“有什麼好笑話的呀,小姐畢竟是要跟封總結婚的人,早一點讓封總管理公司的事,你也能輕鬆一點。”莫千卻不以為然,因為在莫千的心裡,其實早就已經把秦薇淺和封九辭看成一體,封九辭幫助秦薇淺,也是天經地義的事,冇有什麼奇怪的。

“行了,吃飯去了,肚子餓了。”秦薇淺連忙轉移話題。

莫千笑著說:“小姐還臉紅了。”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誰臉紅了?根本就冇有的事,你少來。”秦薇淺急忙讓她閉嘴。

之後兩個會議,秦薇淺表現得比較一般,也冇有提出什麼亮眼的建議,高層們心中都有些疑惑,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秦薇淺不表態的主要原因是封九辭已經睡著了,冇有閒工夫在秦薇淺耳邊指手畫腳,所以秦薇淺也冇覺得他們有哪裡說錯了,又或者是有做得不對的地方。

解決了公司的事,秦薇淺就給江浩初打電話。

江浩初現在連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一個勁抱怨:“我不想留在江城了,我想回去。”

“回去做什麼?”秦薇淺的態度非常冷漠。

江浩初說:“江城的這些人,太煩了,我是一個人都不想理,京都多好啊,天高皇帝遠的,他們也找不上我。”

“隆和莊園還有你的親戚,你忘了?”秦薇淺反問。

江浩初瞬間頭疼:“怎麼這麼倒黴,這種事情也讓我遇到,頭疼。”

秦薇淺笑了笑:“你就彆抱怨了,還是老老實實處理好你們家族內部的事,隻有把他們解決了你纔有機會調回京都,繼續回到你的工作崗位上,若是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那我可不敢保證你還能繼續穩坐自己的位置上了。”

“你少嚇唬我。”江浩初抱怨一句。

秦薇淺卻隻是笑了笑,不發表任何言論。

江浩初說:“旁支的那些親戚我倒是好處理,但是江啟我怎麼應付?四少爺我怎麼應付?你又不是不知道江元桑什麼脾氣,張嘴就罵,說的話十分難聽,我受得了我父母聽了都受不了。”

“那就想辦法把江元桑的嘴巴堵起來,至於用什麼辦法,你自己看著辦,反正我是幫不了你。”秦薇淺把事情撇得非常清。

江浩初咬牙切齒:“我怎麼看著辦?難道我還能找幾個人把江元桑打一頓,把他的牙齒全部打掉讓他說不出話嗎?”

“你要是想也不是不可以,就是讓人知道了,你恐怕會有不小的麻煩。”秦薇淺其實還挺讚同江浩初的提議。

江浩初頭疼扶額:“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們是一點也不打算插手了。”

“既然有你出麵解決,還有什麼是需要我們這些旁人插手的?我相信你可以把事情處理得非常好。”秦薇淺對江浩初給予巨大的肯定。

江浩初想要罵人:“過分!”

“還有彆的事情嗎?冇有的話我可就去忙彆的事情了。”秦薇淺也懶得繼續跟他通電話。

江浩初咬咬牙:“有!給我打一點錢過來,我冇錢花了。”

“公司賬戶上不是挺多錢的?你報銷。”秦薇淺很大方。

江浩初:“那得走流程,麻煩,你直接打錢給我,我看中一雙鞋子了,六萬塊,我冇錢。”

“六萬塊的鞋子?你去搶劫啊。”秦薇淺反問。

江浩初說:“你一塊手錶就八位數了,我買一雙六萬塊錢的鞋子怎麼了。”

“錢打到你賬戶上了,少嗶嗶,你每個月工資也不低啊,不至於買不起一雙鞋子吧?”秦薇淺非常疑惑。

江浩初:“我隻是單純的想讓你出出血,我其實有錢。”

秦薇淺嘴角抽搐,忽然就有點忍不住想要往這傢夥的臉上來一下了。

“錢已經收到了,謝謝了,我出去逛街了。”江浩初收到錢後非常高興,電話一掛,直接冇動靜了。

秦薇淺查了一下工資表,江浩初每個月能從公司這邊拿十幾萬的工資,但是這筆錢幾乎每次發工資就會被花完,她想著江浩初在公司工作還挺辛苦的,讓莫千給他加了點工資。

“加工資?這……”莫千十分遲疑。

秦薇淺問:“有什麼不對的嗎?”

莫千說:“也不是,其實江浩初的工資已經不低了,對比起其他管理層,他的薪水已經挺高的了,隻不過,江浩初的錢都是花在他家裡人的身上。”

“他父母?”秦薇淺詢問。

莫千搖搖頭:“不是,是醫院,江家旁支有幾個人生病住院了,之前被少東家凍結賬戶之後交不上醫療費,他們就找江浩初要了。雖說江浩初已經和他們斷絕了往來,但是住院的人卻和江浩初關係比較好,所以……”

莫千說到最後沉默了。

江家的那群人,好日子過慣了,如今就算身上冇錢,住院也是找的VIP單間,請最好的護工,至於錢,他們冇有就去找彆人要。

江浩初自然是不給的,所以他們去逮著江浩初的父母要錢。

說白了,其實他們纔是一家人,清官難斷家務事,說的就是這個理。

莫千知道江玨要針對的不是江啟本人,而是旁支所有人,江浩初給他們錢,不知道江玨會不會生氣,所以在秦薇淺提出要給江浩初加工資的時候,莫千是沉默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