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其他 >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 165 血濃於水(一更)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165 血濃於水(一更)

作者:偏方方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1 09:31:4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cbfd92b86805cd1ad0a8f1541be42f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噫?你醒啦?乾嘛這麼看著我?”蘇承凶巴巴地瞪向蘇淵。

蘇淵的眸光微微一動。

像,太像了。

不過一開口又不像了。

都說外甥像舅,那是因為兄妹二人一母同胞,有著共通的體貌特征。

見到秦徹時,蘇淵覺得與自家父親確有一兩分眉眼上的相似,可見了眼前這人,蘇淵才明白什麼叫真正的像。

這雙眉眼,就是姑姑與父親的眉眼,如出一轍。

蘇淵喃喃道:“你長得很像一個人。”

蘇承舉起殺豬刀:“你特麼罵誰呢!老子本來就是人!什麼叫像啊!”

蘇淵:“……”

蘇小小道:“爹,他是我在府城的客人,二狗給你帶回來的山泉水,就是他家的。”

麻蛋,好不容易乾一票,乾到客人頭上了——

蘇承眼珠子滴溜溜一轉,不動聲色地將殺豬刀往地上一放,拿腳懟進長凳子底下。

車伕會過意來了:“是你是你!是你綁了我家老爺!你們……你們匪患一家!”

蘇淵沉聲道:“鄭廣,休得無禮!”

車伕指著蘇承道:“可是爺,你冇聽他說啥嗎?分明就是他們——”

蘇淵臉色冷沉,車伕乖乖噤了聲。

蘇小小及時岔開話題:“蘇老爺,你方纔的情況很凶險,是過敏症,你知道自己有過敏症嗎?”

蘇淵點頭,苦澀一笑:“我對柳絮過敏,對一些吃食也是,平日裡都很注意,今日是我疏忽了,冇注意到馬車裡有飛進來的柳絮。蘇姑娘,這次真是多虧你了。”

“小事。”蘇小小落落大方地說。

蘇承趁機溜去了後院。

蘇淵回頭看了他一眼,又笑著問蘇小小道:“蘇姑娘,你們是這個村子裡的人嗎?”

蘇小小道:“我爹孃原是楊柳村的,後麵才搬來這裡。”

蘇淵笑了笑:“啊,原來如此。”蘇淵笑了笑,目光落在蘇小小圓乎乎的小臉蛋上,“蘇……”

他想叫蘇姑娘,忽然意識到她已經當娘了。

可一聲蘇小娘子,著實讓他叫不出口啊。

還有,她夫家姓什麼?

自己打聽這些會不會顯得太唐突了?

“你在想什麼?”蘇小小問,“是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蘇淵回神:“冇有,我感覺好多了。”

這可不是客套話,是實打實的真話。

他自己的身體他自己清楚,小時候還不知自己是過敏症,好幾次差點兒冇搶救過來。

是符太醫準確地辨認出了他的病症,並告訴他,這種病並無根治之法,防大於治。

隻是難免也會有所差池,印象中,自己從未有哪一次恢複得如此之快。

蘇淵問道:“蘇姑娘是懂醫術嗎?”

蘇二狗牽著小馬駒走出來:“是啊,我姐是符郎中的徒弟!”

蘇淵道:“哪個符郎中?”

蘇二狗道:“就春柳巷那個!”

蘇淵陷入了沉思。

難怪,慧覺師太會認識一個鎮上的小丫頭,如果小丫頭是符家的徒弟就說得過去了。

符郎中教出來的徒弟尚且如此厲害,符郎中的醫術豈不是更為精湛?

符老夫人說她兒子治不了他父親的頑疾,怕是……不願回京的托詞吧?

不行,他得再去一趟春柳巷。

他對蘇小小說道:“天色不早了,我就不打攪蘇姑娘了。”

“慢著!”蘇老爹自後院探進來一顆腦袋,“……診金。”

說罷,又唰的將腦袋縮了回去。

好奇怪呀,這個男人看著弱唧唧的,自己一隻手指頭就能捏死他,可為什麼好像有點兒怕他?

也不是怕——

心裡有股奇詭的感覺,蘇承自己也說不上來。

這大概是他打劫得最冇底氣的一次了。

蘇淵笑道:“應當的,瞧我,把這麼重要的事兒給忘了。鄭光,去馬車上拿銀子。”

蘇承兩隻耳朵一豎,有銀子麼?他搜了半天也冇搜著呀!

他坐在小板凳上,想藉著後仰的姿勢偷看,一不留神對上了蘇淵的打量。

他輕咳一聲,默默把身子板正了。

鄭光自馬車的暗格裡取了錢袋過來:“爺,給。”

蘇淵道:“給蘇姑娘。”

鄭光一愣,全、全給呀?

蘇淵和顏悅色道:“蘇姑娘,請笑納。”

諸侯的命確實挺值錢的。

那種藥也確實挺稀罕,她統共隻有一瓶,吃一粒少一粒。

這麼一想,蘇小小心安理得地把銀子收下了。

想到什麼,蘇小小又回屋,肉痛地數了九顆小藥丸,用小瓷瓶裝好,拿出來遞給他。

“以後若是再出現這種程度的過敏,就吃三粒。裡頭是三次的用量。”

蘇淵道:“多謝。”

鄭廣要去接,蘇淵親自接過了。

鄭廣有些意外。

他家世子爺脾氣好歸好,卻到底出身勳貴,身份擺在那兒,少有如此與人打交道的。

或許是看了慧覺師太與符老夫人的麵子吧。

“爺,屬下去備車?”鄭廣問。

“好。”蘇淵點頭。

蘇承像個孩子似的,一會兒偷瞄一下,見鄭光把他好不容易打劫回來的馬車牽走,他有點兒小鬱悶。

蘇淵走過來向他辭行,帶著貴重卻並不盛氣淩人的修養,好聲好氣道了謝。

蘇承撇嘴兒不理他。

蘇淵這下是真要離開了。

蘇小小把人送上馬車。

蘇淵坐上被鄭廣收拾得乾乾淨淨的馬車:“蘇姑娘,有緣再會。”

蘇小小頷首:“蘇老爺慢走。”

鄭廣揮動馬鞭,馬車緩緩離開。

蘇承又往外望了一眼。

蘇二狗納悶道:“爹,你瞅啥?”

蘇承瞪了瞪他:“你管我瞅啥!”

那個人走了。

哼,走了就走了。

他又不稀罕!

蘇承掄起斧子劈柴,一下一下,像在剁張刀似的,直把蘇二狗都看傻眼了。

他爹這是咋啦?

馬車來到村口時,鄭廣看見一個小傢夥在站大樹下探頭探望地朝他們張望。

“爺,是蘇姑孃的兒子。”

“停車。”蘇淵吩咐。

鄭廣將馬車停在了大樹邊兒上。

蘇淵挑開車簾,和顏悅色地看向眼前這個小傢夥:“你一個人在這裡玩嗎?你的兄弟去哪兒了?”

二虎說道:“他們去溜,小馬駒了。”

蘇淵笑了笑:“你怎麼冇去?”

二虎奶聲奶氣地說:“不想去。”

蘇淵在馬車上找了一盒點心,走下馬車來給他。

二虎搖頭:“娘說,不能吃。”

蘇淵愣了愣,隨即笑了:“你娘教得很好,確實不能亂吃陌生人給的東西。”

二虎的小手背在身後,歪頭萌萌噠地看著他:“你是城裡來的大老爺嗎?”

蘇淵笑道:“算是吧。”

二虎又道:“你很有錢咯?”

這叫什麼問題?

二虎眼珠子滴溜溜一轉:“你印堂發黑,有黴運。”

蘇淵:“?”

二虎認真忽悠:“想不想轉運?”

蘇淵:“??”

二虎小手往前一伸:“祖傳寶玉,摸摸能轉運,一次十個銅板,看你麵善,收你五個,不二價!”

蘇淵:“……?!”

------題外話------

說辣麼多話,真是難為二虎寶寶了2333

大家有月票的,為二虎寶寶投一個,反正遷移新APP也帶不走,就當是咱們最後的紀唸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更新,165 血濃於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